:::
線上收聽
家家有本難念的爸媽經 週日 20:00-20:59

日本校長黑川龜吉遺愛美濃百年 4校師生上山秋祭重整步道
2023-12-07 14:26:58

日本校長黑川龜吉遺愛美濃百年 4校師生上山秋祭重整步道

【張凱清、洪俊傑/高雄美濃報導】「我們美濃少棒的表現是不是很棒,有無(iuˊ moˇ)?」,來自美濃地區的國小師生20多人,異口同聲地用客語高喊「有哦(iuˊ oˊ)!」,向一座設立於雙峰山登山口旁的紀念碑祭拜。這項活動源自日治時期,一位瀰濃公學校(美濃國小的前身)第3任校長黑川龜吉,他當時為體恤學生上學路途遙遠,因此設立了3間分校與維持漢學教育,後代的人為了紀念這位前校長,每年會在他的忌日(11月22日),由美濃國小召集3間分校師生並派代表上山祭拜,感念著他對美濃地區的教育貢獻。

全員雙手合十行鞠躬禮。洪俊傑攝

設立瀰濃公學校的3間分校 讓美濃學子就近讀書

黑川龜吉(1866-1920)生於日本群馬縣的舊士族家庭,43歲時被台灣總督府派任瀰濃公學校第3任校長。在3年(1917-1920)的任職期間,看到當時學區太大,許多學生住處離瀰濃公學校太遠,走來上課都快中午了,因此依序設立崁頂公學(今杉林區上平國小)分校、手巾寮分校(今吉洋國小)及龍肚分校(今龍肚國小)等3間瀰濃公學校分校。

現任的美濃國小校長邱彥瑄表示,當時黑川校長設立分校的原因並非學生人數過多,而是了體恤學生上學路途遙遠,因此設立三所分校,成功讓美濃當地的學子能就近讀書

不過很遺憾地,黑川任職校長期間,罹患了熱帶性瘧疾(惡性瘧原蟲),黑川校長去世前,心仍緊繫美濃學子及其教育發展,不過病未醫好隔年就過世了。在1997年出版的《美濃鎮誌》記錄了他過世後,代理校長曾於朝會宣讀著他所留下的遺願:

我的病已不能痊癒了,我死之後,就請把我埋在月光山最高處、能看見學校的地方吧!

不過後人考量月光山並不好爬,所以將他安葬於月光旁的雙峰山下,包括美濃庄長邱義生、與繼任校長押上亟助等13位美濃地方仕紳帶頭發起募款,在大正10年(1921)10月20日建置此「故黑川先生之碑」,來紀念他對美濃地區的教育貢獻。

紀念碑週圍放滿了白色菊花。洪俊傑攝

押上亟助、廣部孝雄兩位在台日本人與美濃地方仕紳共13人,發起「故黑川先生之碑」的建立。洪俊傑攝

走進「手作步道」 解除封印71年的紀念碑

不過隨著日本戰敗,當時國民黨政府有政策性的清除殖民時代的標的物,黑川龜吉的歷史也逐漸在當地被遺忘,直到2015年,在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的碩士生陳威潭的研究下開始,試著找出逐漸被世人遺忘的校長紀念碑;他用黑川的日文名「Kurokawa-Kojo」,逐一詢問美濃當地耆老,最後幸運地從生於昭和8年(1933)的羅阿五口中追到線索,羅阿五表示:「小時候曾參加過黑川校長的秋祭」,並指著黑川校長紀念碑就位在雙峰山下。最後陳威潭才在田尾坑的簕竹(nedˋ zugˋ,竻竹)林中,找到隱沒71年的「故黑川先生之碑」。

陳威潭當年發現紀念碑的11月22日,恰好是黑川校長的忌日,此事隔天就傳遍美濃鎮,被美濃國小校長楊瑞霞(現為高雄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)得知後,自2016年起,她便帶領美濃國小恢復這失傳70多年的黑川校長秋祭。

不過當時上山的路徑難走,因此2017年時,美濃愛鄉協進會、臺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,和美濃國小推出「文化路徑」,帶領著美濃國小的師生、校友、志工進行「手作步道」的工作坊,建立到此紀念碑的手作步道。

自2019年起,美濃國小會召集其他3所分校的代表,一起在黑川校長的忌日上山整理紀念碑及步道,成為當地的傳統活動。一同參與建置手作步道的龍肚國小教務主任黃鴻松表示,此步道並非用水泥工法,而是照著山形的走向,以及就地取材鄰近的倒木、石頭來建步道;且最重要的莫過於師生每年上來打掃,並透過秋祭持續步道的維護。

祭祀日前一天,美濃國小學務主任謝秀慧(前)與美濃國小校長邱彥瑄(後),上山除草打掃環境。洪俊傑攝

直至今年,黑川校長秋祭匯集美濃國小、上坪國小、吉洋國小及龍肚國小等4校代表登步道來祭拜。《客新聞》採訪團隊直擊老師們在秋祭前一天先上山的打掃過程,且因今年久違的颱風登陸為南台灣帶來豐沛的雨水,使竹林生長比往年茂密,傾倒的竹林甚至包圍黑川龜吉校長紀念碑,前來砍竹林的老師們表示:「這次祭祀前的打掃,是歷年最辛苦的一次。」

不過,追念日治時期的校長活動也曾引發質疑,2021年被政治化的擴大解讀為修繕「黑川紀念碑景觀工程」是向殖民者的歷史妥協。邱彥瑄校長則強調,站在還原歷史的角度下,當時黑川校長替美濃做了許多事,特別是捍衛漢語教學,替美濃地區留下許多教中文的老師,也成為美濃文風鼎盛的關鍵之一。

久違颱風帶來豐沛的雨水,使竹林生長比往年茂密,甚至包圍黑川龜吉校長紀念碑,這次祭祀前的打掃,是歷年最辛苦的一次。洪俊傑攝

匯流教育與運動兩家的精神

今年秋季過程,由邱彥瑄校長帶領4校老師及美濃少棒,用白菊和水果點心向黑川校長致意,並在「故黑川先生之碑」上澆水,感謝黑川校長對美濃的付出。邱彥瑄表示,以前瀰濃公學校師生會在黑川校長的忌日這天,於學校操場朝「故黑川先生之碑」的方位來感念他。1971年1月《美濃週刊》有篇〈美濃公學校第三任校長黑川龜吉〉提及他的遺囑:

不要將我的骨骸運回日本,要葬在美濃土地上,以期能在九泉之下,看遍本鎮子女從美濃公學校一屆一屆走出校門,出人頭地。

「黑川校長看著我們繼續在美濃這塊土地上學習。」邱彥瑄感謝地說。這意味著紀念碑的意義,已從黑川校長看著一個個美濃學子的畢業,延續至守候美濃少棒的出賽。她說明,由於黑川校長的忌日,非常靠近徐生明盃的棒球賽,所以在祭拜他時,同時也鼓勵美濃少棒隊。

美濃國小校長邱彥瑄(前)帶美濃少棒隊上山前往祭祀。洪俊傑攝

美濃4所學校的教師代表與少棒隊手持菊花,向黑川校長紀念碑行鞠躬禮。洪俊傑攝

美濃少棒與4所學校師長的代表一起合影。洪俊傑攝

延伸閱讀:

《覓·黑川-Walk inn 紀念音樂會X甜蜜市集》 在高雄市勞工公園登場

相關留言

其他新聞

其他公告